君子之仁

孔圣人的一以贯之道就是仁。子曰:“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离开了仁德,能称之为君子吗?仁,是君子必须具备的品格。

孔子

1.有位之君子

在孔仲尼的概念中,君子有有位者和有德者之别。明天的社会,三教九流,种种身份的人多矣,但总体言,君子仍可分为两类,在位之君子与老百姓之君子。

在位的高人指有权或有钱的人,他们应该使用祥和的地点造福社会。《论语》中,君王、卿相向孔夫子请教如何治理百姓,万世师表的答应总是相反,你首先应该考虑怎样照顾百姓。

以下就是三个例证:

姬蒋问:“怎么着才能使国民遵循呢?”尼父回答说:“把正直无私的人提示起来,把邪恶不正的人停放一旁,百姓就会遵从了;把邪恶不正的人提示起来,把正直无私的人停放一旁,百姓就不会听从了。”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圣人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论语·为政》)**

季康子问孔夫子:“国王怎样治理百姓,使国民恭敬、尽忠,又能相互勉励?”孔丘回答说:“对平民庄严、以礼相待,百姓自然对你正襟危坐;真心对待群众,对老百姓仁慈,百姓自然就会尽忠;树立好的榜样,又去感化不佳的人,人民本来相互鼓励。”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无法,则劝。”(《论语·为政》)

孔仲尼要求在位者行德政,省刑罚。

她说:“当政者运用道德来治理新政,就就像北极星安居其所,而国民就象其余众星一样,层序分明地环绕着它。”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澳门匍京直营集团,“用法制禁令去辅导公民,使用商法来约束百姓,百姓就会想尽办法免除刑罚,而无廉耻之心;用道德启蒙指导全民,使用礼制统一百姓的言行,百姓有羞耻之心,而且也会守本分。”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羞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

亚圣继承孔圣人之说,必要统治者行王道仁政,与民同乐。他对梁惠王说:“不延误农业生产的时节,粮食就吃不完;渔网不致圣母皇太后皇太后密,鱼鳖之类的水产就吃不完;按自然的季节入山伐木,木材就会用不完。粮食和水产吃不完,木材用不完,百姓对生育死葬没有何样不顺心了。百姓对生产死葬没有怎么不满,那是王道的伊始。五亩大的居室场合,种上桑树,五十岁的人就能够穿丝织品了;鸡、猪、狗的饲养,不要耽搁它们的生殖时机,七十岁的人就可以吃肉食了;百亩大的情状,不要耽搁它的耕地时节,数口之家就足以不受饥饿了;认真地举行高校教育,把怜惜老人、爱护兄长的道理往往讲给老百姓听,须发斑白的先辈就不会背负重物在路上行走了。七十岁的人可以穿上丝织品、吃上肉食,百姓没有挨饿受冻的,做到了那些而不可能称王天下的,还不曾有过。”

孟轲曰:“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丛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痒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但是不王者,未之有也。”孟子·梁惠王

上善若水

2.生人之君子

黎民君子指普通人中有德的人。亚圣说:“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吃饱了饭,穿暖了身,生活安逸但没有受教育,就和禽兽大致了。又说:“人之与禽兽相去者几希,庶人去之,君子存之。”人与禽兽的不同就一点点,普通人放弃了那一点分别,君子保留了那点分别。

那就是说,人与禽兽那点分别是怎么?

孟轲说:“即便有人忽然看见一个小朋友要掉进井里了,必然会生出惊惧同情之心。那不是因为要想去和那孩子的爹妈攀交情,不是因为要想在邻里中收获声誉,也不是因为讨厌那孩子的哭叫声才发出那种惊惧同情之心。因而看来,没有同情心,简直不是人;没有羞耻心,大约不是人;没有谦让心,
几乎不是人;没有是非心,几乎不是人…”

亚圣说:“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孩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礼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老百姓中的有德者,就是经过不忍人之心出发,存养扩大四端之心,成就人性。

老百姓成就德性,才能成为真正的人。西方人信仰宗教,认为人是上帝成立的,人有神性,而大家觉得人是与禽兽相不相同中暴发的,那是中西方文化一贯的分歧。

任由有位的仁人志士照旧老百姓中的有德者,共同之处就是修养,通过修身使自己变成一个规范,从而感染、带动周围的人,共同成立一个和睦仁爱的社群。

《大学》开篇说:“学院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用东正教的话来说,就是自愿觉他,觉行圆满。佛教认为协助别人得到解放个人才完美,那与法家的见解是相似的,墨家尊敬族群和谐,个人唯有融入族群人生才能意义,为族群做出应有的孝敬人生才有价值。

3.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

墨家器重教育,教育的目标就是栽培君子人格。要变成君子就应向圣贤学习,向君子学习。孔仲尼说:“君子饮食不求饱足,居住不求舒适,对工作勤恳敏捷,说话小心谨慎,到有道的人那里去匡正自己,这样可以视为好学了。”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论语·学而》)

西方人不提倡向圣贤学习,因为他们都是上帝的创作,虔心信仰上帝就足以了。中国人是要做人,是要与禽兽相不同,圣贤人物就是做人的规范。中国的神与人也未尝断然的界线,做人做到最高境界,就成了神,接受后世百姓祭奠了。

不论是有权势的高人,依旧平民中的有德者,都是从读圣贤书,学圣贤做事先导人生的修身。亚圣说:“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上天生育百姓,就是要先知先觉者来教育、影响后知后觉者,使他们清醒。

用作君子,上承先贤,自己做一名君子,再感染启发周围的人联手做君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