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在玉茭地里的婴幼儿

                    种在玉蜀黍地里的小儿               

                                                  雁自回时

     
我出生在一个唯有三十几户每户的正北小村落里,那三十多户住户是闯关东那会儿,由八省十七县的“关里人”(大家屯儿里的人,把山海关以南的人统称关里人)会聚而成。

     
那么些“关里人”在武大荒的黑土能攥出油的呼吁中挑挑、担担投奔而来,先期到达的汉子也罢、光棍也好,经过回关里招亲、与外屯子人互动匹配等格局挨个的成了家,站了脚,有了一个个的家。

   
有了家也就有了村子,有了滋生生息的场馆,也就难免有数以百万计乡村人们团结的故事。

     
现在说来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自己正在县城读书,在一个阴霾的早春时令,我动用周四放假回家取过冬的衣衫,就是这一次回家让我听见了一个爆炸性新闻,那几个爆炸性新闻让全屯人都沸腾;让寂寞的退化的小村庄多了些热闹;让那么些长舌妇也多了一些谈资。

     
那些音讯就是:我家前院的十六岁未嫁的大艳生了个儿女。哪个人都不知情那孩子从哪里来、姓什么、他的爹是什么人?我和屯里的芸芸众生也一律想清楚那件事情的齐云山真面目。

    我满脑子的问号、满脸的奇怪追着姨妈问答案。

       
大姑却自言自语的唠叨着:“唉!大艳那孩子也真可怜,什么都不懂,临要生了,满炕的打滚儿,还挨了个大嘴巴”。

       
大艳临产前在炕上疼的哀鸣,急蒙了的爹忙把子女的姑喊来,她三姨这一看内心闹了个八九不离十,那大艳是要生子女了,她没顾上大艳的疼痛,更没悟出去十里地以外的山乡医院,也不可能接屯中的“老牛婆”(民间称呼会接生的女郎),因为那事无法发声出去。

     
那是一件磕碜到家的事,她不是关切大艳的身体情况,而是直接问我们都想弄了然的标题:孩子的爹是何人?

       
在炕上很多次的大艳怎么都不肯说,最终被三姑扇了七个嘴巴后才透露她肚子里的子女是屯中困难户家的“崴子”的。

     
无论是过去依然前几日,一个十六岁孙女的肚子突然就鼓了,而且已到了那份儿上,那都是全家人的污辱。

    现在子女的爹
有了,也就给大艳的爹和日常与她家亲密接触的五个四弟洗了清身,因为大艳的岳母瘫痪了几年,她大哥没少帮着大艳家做那做那,那要不说清楚他们都得背那黑锅(屯子里的人会存疑的)。

     
因为任何事物真相没弄领悟的时候,它就会有一百种精神。并且人人总会一相情愿的猜出与事实相距甚远的答案。

     
但是比那无缘无故的生孩子更令人惊叹的是,据大艳交代他肚子里的儿女甚至是屯中家庭最不成个儿的人“崴子”的,“崴子”的家不成样儿到哪些程度,可以说炕上没炕席,锅里没有米,小园里种点旱烟,以供成年叼个大烟袋的妈自用,大地里扔下几个种子,一年里也不会去侍弄一回,到秋日靠救济粮混日子,“崴子”就是这么的人家的二在下。

     
据大艳说:是在大芦粟地里薅饭豆羊时遇上的,“崴子”二十好几了没成家,大艳又是认为那是时辰候的过家庭游戏,身体发育成熟,却没接受过其余生理健康教育的闺女,大致文盲的三个人不精通是否知道男女之间的事,就这样全方位都暴发了。

     
二人在“天当被子地当床”的青纱帐里孕育了小生命,没有人精晓是三次仍旧反复,是自觉仍然性侵,或者到底是还是不是“崴子”的子女,那已成了永远的迷。

 
“崴子”家听说有人给他们家生了个孙子,那对于一直没人给儿媳妇的人烟,可是天大的婚事,他爹他妈赶紧的割了猪肉、包了饺子、煮了鸡蛋、请了媒婆上门,想连媳妇带儿子一起娶回家,他们仔细的准备迎娶,可是到大艳的家就碰了钉子。

      大艳的爹气急败坏地扔了饺子、摔碎了鸡蛋、轰走了媒介。

   
这个刚刚落地两日的小男婴就被一块小破布裹着,塞进了手提包,被大艳的五姑拎上了小车,几经辗转,被送到一个山里没有生产的夫妇这里。

       
几天后,大艳下地煮饭、喂猪、跟什么都没爆发同样,她没能休息一天,也没能补养一下,因为炕上躺着瘫了几年的病妈,地上站着三个低于自己的妹子、姐夫,她不办事怎么行。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大艳早已嫁人,大艳的娘家也过上了类似具有的光景,因为大艳和二艳出嫁给家里赚了一笔不小的聘礼,家里用那笔钱盖了砖房。

      二
十多年过去了,我在世过的小村落已经不是那样的贫穷落后,现在也通了水泥路面,也通了电。

       
不知有什么人会纪念那段旧闻,被塞进手提袋拎走的男女应该二十多岁了啊,过的可以吗?大艳也又有了一个自己的儿女,她会想起那多少个不应当出生的孩子吧?我这么的一个客人,却
平常想起这些时刻里的郎君、女子和子女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