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自身可以吗

文/驿路花开

张爱玲说:“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爱的意趣:就是被爱。”

1

自打离异后,我单独带着四岁多的闺女租住在离公司内外的一栋公寓楼里。每一日早上送外孙女上幼儿园,然后上班,早上在公司食堂午餐,中午收工后飞奔去学校接孩子放学。

回到的中途顺便去超市买菜,到家起火,洗衣裳,整理家务,深夜和姑娘窝在被窝里读书讲故事,周末的时候带子女出外游玩,日复一日,独身后的光阴被我过成了巨浪不惊的金科玉律。

还好孙女机智懂事,小小的她并不曾成为自我的承担,反而成了自身生活的冀望与友爱。因为有了他的陪伴,我并没有感到到生活的困难,相反,我爱上了这么的一种平静与冷酷。

2

一个周么的清晨,我和姑娘在家睡午觉,因为没工作,就比通常睡的久一些,睡的正香时,电话骤然响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是在外出差的领导的电话机,赶紧接了,领导很对不起地就是他为商家订购的一批货物提前到了,我离公司相比近,想麻烦我去信用社签收一下。

首席营业官讲话,不敢不去。

看了一眼熟睡的闺女,想反正就十几分钟的事务,我去签了快递再赶紧赶回,就让她再睡一会儿吧,于是我轻手轻脚地就出了门。

一路上我是飞奔而去,到了单位签了商品,清点完毕放到指定地址,看表时间已经仙逝了半个钟头,我飞奔回家,一路上我都在紧张地祈愿外孙女千万不要醒来,不要有什么业务。

到了小区,按下家里的楼层号,在电梯里自己的心都在扑通扑通地狂跳。

电梯门一打开自己便快速地往家门口跑去,刚走两步我就愣住了,我看见一个高个子戴眼镜的青年正站在我家的门外用夸张的弦外之音说着如何,“你在自己家门口干什么?”我忽然大吼道。

青春被吓的血肉之躯一震,扭过头看到了我,停止了讲话。我几步跨过去,拿钥匙打开门,发现外孙女站在门内,我赶忙砰地一声关上门,抱着外孙女,内心慌乱不已。

门被敲开了,紧接着响起这多少个青年的声息:“不要顾虑,我不是禽兽,我是您对门的街坊,我听见儿女哭了,敲了打击,发现没人,怕孩子出事情,所以一向在陪她拉扯。”

听了他的话,我严肃对孙女说:“不是告诉你绝不和第三者说话呢?为啥不听小姨的话?”外孙女委屈地应对:“我睡醒来找不到二姨了,我很恐惧,门外那些伯伯就报告我大姨很快就会重临,他还给自身讲了一个故事吧。”

听了幼女的话我又愧疚又后悔,真不该把外孙女一个人丢在家里。同时对于青春的误会感到有点抱歉,想外出给她感恩戴德,打开门恰赏心悦目到他关门的背影,算了,什么人知道她是不是老实人吗,将来有机会再说吧。

3

尽快后的一天早晨,因为孙女头天晚间不舒适,下午就起得晚一些。吃过早餐,准备送外孙女去学习。

牵着孙女的手打开门,看到对面的门也正好打开了,上次见过的不行青年走出来,关上了门。他看来自身并没有怎么表情,我们只有是点点头而已。然后就窘迫地站在这边等电梯。

“二叔,你上次讲的故事真好听,下次你还给自己讲故事吧?”窘迫中,外孙女奶声奶气的鸣响打破了沉默。

“好啊,你欢喜听啊?那下次有空子了父辈还给你讲。”青年温和地回复。

电梯门开了,大家一块跻身,我对青年说:“上次谢谢您啊,糟糕意思都误会你了。”

“没什么,谨慎些是应该的,毕竟骗子那么多。”青年的动静平淡无波:“我是一名教职工,懂些孩子心境学,知道怎么安慰一个男女,轻而易举而已。”

电梯到一楼了,大家走出去,孙女甜甜地对青年说:“四伯再见!”

“嗯,再见,宝贝!”青年微笑着朝孙女挥挥手转身走了。

骑车送外孙女的旅途,外孙女还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小姑,这么些三叔真帅,我好喜欢这一个岳父,我长大了能不可能做她女对象?”

“能!”我没法地笑笑,才多大的孩子啊,想的够远的。

啊,说实话,我也意识本次的男青年比上次看到的时候顺眼多了。

4

夜间回到家,给子女喂过药,安置好一切后,我便搂着外孙女早早地睡了。

半夜我被一种出乎意料的声响惊醒,打开台灯一看,发现女儿眼睛向上翻着,牙齿咬的咯咯响,浑身抽搐,四肢发抖,一摸身上热的像火炉一样:高热惊厥了。我吓的神速拿块毛巾塞入孩子口中,避免她咬伤舌头,一边套上马夹,拿上包抱着男女向外跑去。

等电梯的时候,我在想打救护车肯定来不及了,那会儿半夜哪还有出租车啊,如何是好?紧急之中,我突然想到了对门的特别青年,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跑过去用脚使劲踢了踢他家的门,一边着急地高声喊:“对不起,你在家呢?麻烦帮一下忙可以吗?”

门很快开了,青年看到自己的楷模,刹那间知道了怎么回事,他迅即,拿过茶几上的钥匙穿着睡衣就随之我进了电梯。“孩子病了,我尚未主意”我罔知所措地不亮堂该说哪些。

“别急,保持孩子呼吸道通畅,你们在门口等我,我去开车。”青年说完就迫不及待地走了。

高效,他把车开过来,我抱着男女坐进去,车子就快快地向医院跑去。

到了诊所,孩子曾经不抽了,我抱着孩子,看着医师做各类的诊治,青年帮着注册、取药、送检验标本,忙活了半天,等子女输上液体,体温退下来,我的这颗慌乱的心,才彻底地平静下来。

本人看看表,已经快四点了,我糟糕意思地对青春笑笑:“这个,麻烦你了,现在空余了,你先回去吧,回头有机遇请你吃饭。”

“我不叫这么些,我叫陈冬,没涉及,等子女输完液一起回去吧。”青年一本正经地说。

“不用,不用,你急忙回来啊,仍可以再睡一会儿啊。”我赶忙说道。

妙龄没有理我,反而走到自己身边,轻轻地把儿女从自家手中接过去:“前些天周一,不上班,我抱会儿吧,你抱了那么久,胳膊都该酸了啊?”

一句话,让自己的眼泪差点掉下来,结婚那么久,孩子都几岁了,干什么一向是自个儿一个人抱着,前夫一直不曾问过我哪些,现在算不上熟悉的一个第三者的关怀都让自己感动不已,我实在很缺爱呢?

唯恐因为本次看病的阅历,我和陈冬的关系亲密了重重。再一次碰着了也不再只是点点头,而是随口聊上几句,聊天气,聊孩子,甚至还有相互的一部分消息。

在这只言片语的聊天中,我意识到陈冬二零一九年早就三十岁了,单身,在离这里不远的一所中学教学。

日渐地,我发觉我们偶尔遭逢的空子多了四起。有时候是上下班的时候,甚至有时候连下楼扔废品的时候也能冲击。

有时,我心态好的时候做点好吃点的,也会指派孙女给对门的陈冬送点。而孙女送过去一连会过很久才称心快意地从对门回来,每一次都尚未空初始回来的,还不忘对自身炫耀:“三姑,你看三叔送我的小公主可爱不可爱?”

事实上,从常常的数见不鲜中,可以看出来,陈冬很喜欢子女。

在两回孙女又从对面拿回了一套绘本书后,我心目不淡定了,我体面地对女儿说:“宝贝,以后不得以随便拿三叔的东西了,知道没有?”

幼女委屈地扁扁嘴:“为啥呀?我喜欢三伯,姑丈说这是专门为自家买的礼物。我喜爱三叔给我讲书。”

“大家和二叔没有关系,不得以不管要别人的事物,懂吗?”我连续教育道,“哦,好啊”外孙女无奈地方点头。

为了制止误解,也为了制止窘迫,接下去的几天,每日上午自家都专门带外孙女提前下楼,上午再在外场玩会儿才回到,倒是没有再遇上陈冬。

一天夜晚,孙女睡着后,我打扫完干干净净,准备把废品提到楼下来,刚打开门,对面的门也开了,一身家居服的陈冬提着一袋垃圾走了出去,“巧,扔垃圾堆啊?”我点头。

咱俩一块进了电梯,互相都沦为了沉默,看着一身休闲装的陈冬,浑身散发着温和的光,竟有说不出的大团结的觉得。

“你目前是不是有怎么着业务啊?每一天早出晚归的。”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陈冬打破了沉默。

“没,没,我能有怎样事儿?”我神速跑到垃圾箱旁把废品扔进垃圾箱里,以此来遮掩自己的两难。

在上去的电梯中,陈冬看着自我四回欲言又止的金科玉律,我扭过头去,故意不看她的视线。空气中除了一丝窘迫外,还有一丝其余气息,让人心跳不已。

等电梯门打开,我转身向我门口跑去,哪晓得陈冬突然拉住了自己的手腕:“你真正没事吗?不是在躲我?”他追问。

“我说了未曾!”我猛地甩开他的手,急速打开门,进到屋内关门,背靠在门上内心狂跳不已。过了好一阵子,才听到对面关门的音响。

接下去的一段时间,我们和平。

6

瞬间,外孙女5岁的生辰就将要到了,外孙女的希望是想岳丈三姑带她去游玩场玩。我给前夫打了两次电话,前夫都说忙,到时候再说。最终,我竟然用了请求的口气,请求前夫无论如何都要抽出一天时间,陪陪孩子。前夫无奈地应承了。

但是,在孩子生日的明天,前夫如故黄牛了,他说第二天必须得到异地出差,没有时间陪孩子,等下次有时光再去游乐场吧。

本人气愤地挂断电话,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决定自己带孩子出去玩。为了安抚姑娘,我说了她岳父一堆好话,甚至是去救救世界的都有,话说完了,看着子女一脸崇拜的楷模,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这叫什么事情?

正在我们准备出发的时候,门被敲开了。打开门,陈冬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玩具熊,对着外孙女说:“宝贝,生日快乐!”

姑娘急匆匆跑过去接下小熊说:“谢谢大爷!”我愕然,“你怎么明白婴孩生日?”

“婴儿告诉自己的啊?”他一副好笑的样板看着自身。

“这个,你有空吗?我们想去游乐场,他五叔不在。”说完自己赶紧说:“算了,算了,没事没事。”

“我明天休息”他面带微笑地看着我。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7

就这么,陈冬开车载着我们母女去了游乐场。

看着陈冬在文化馆里陪着孩子疯玩,看着孩子欣欣自得的金科玉律,被五伯拒绝的苦闷一扫而空时,我的心也不禁地轻快飞扬起来,好像生活当然就该是这么些样子一样,有欢乐的笑声,有欢乐的心情。

在里边甚至有一位好心的孩子家长上前说:“看孩子玩儿的多春风得意哟,来自己帮你们拍一张全家福吧?

大家相视一笑没有解释,外孙女快乐地说:“好哎,好哎,我爱不释手这样!”然后一手拉着自己,一手拉着陈冬,摆了一个POSE,就如此大家有了第一张合影照。看得出来,陈冬也很满面红光。

从游乐场出来后,一起吃过晚饭,已经很晚了。疯玩了一天的丫头躺在车后座睡着了。

陈冬沉默地开着车,我们何人都并未说一句话。刚初叶的水乳交融自然,轻松愉快好像都统统没有了,空气中流动着一种暧昧且窘迫的空气,恍惚间似乎有一种一家三口出来畅玩后归家的熟习感。

车子到了楼下,停好了车,陈冬从本人手里接过熟睡的男女,一起坐电梯上了楼,整个过程都很平静,似乎怕打扰了儿女的上床。

到了楼房,我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正要从陈冬的手里接过孩虎时,他则是置身躲过自己平昔进屋把儿女脱掉鞋子放在了她的小床上,盖好被子,转过身走到大厅,看着自家说:“嗨,嫁给本人好吧?”

视听她的话,我须臾间都愣住了,内心慌乱不已。

本人没有说话,他等了会儿:“我想照顾你们俩,好吧?你可以考虑一下,不用急着应对,想好了再报告自己。”

接下来,他头也不回地关上门走了。

神马?求婚有那般求的呢?连个钻戒都没有!我内心狂喜不已的还要又最为悲痛地想着。

8

接下去的几天我都有意地和他错过了时间。

第四天的早上,在本人哄睡了子女,整理好一切,准备把垃圾扔到门外,刚打开门时就愣住了,我看齐陈冬正倚在对面的墙上看着我家的门口,开门的声音似乎也惊到了他,他有一刹这的心慌意乱,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

她从容地走到自身面前,俯首看着自我的眸子:“我觉着你永远都不外出了吗?我的问题你考虑的什么样了?”

“什么什么样?戒指都不曾一个!”我推开她,作势要往前走。

“何人说没有钻戒的?早就备好了!”他的响声里充满了惊喜,一把拉住了本人的伎俩,一面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可以的小盒子,然后打开来,里面居然真的是一枚亮光闪闪的钻戒。

“从看上你的那一眼起,我就在开始准备钻戒了!”他的动静里洋溢了欢乐,把戒指戴到自我的手上“你就嫁给自己啊!”

看着亮闪闪的钻戒,“好”字就脱口而出。

“太好了!”他兴奋地喊道,然后一把拥住了自我。

9

在新正即将来临的时候,大家召开了简单的婚礼,而孙女就成了我们的花童。

倘使有人问我:爱情是何等体统吗?

唯恐我的回答就是:爱情不是他有多少钱,也不是她有多么帅,而是她给自身有点被爱的痛感呢!

在新的一年,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