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

西风村离县城不太远,大概十里路的相距,从县城通往上面乡镇的一条六米宽的公路从村子中间经过,村民们的房屋便都建在公路两边。

那天一大早,刘小光听到外面有人在大声嚷嚷,火速披衣起床,从正对着公路的窗牖向外张望。一夜的呼吸使得窗玻璃上满是水汽,再加上外围起着灰霾,大致什么都看不到。

她看看床头的闹钟,六点四十,转身把棉衣和裤子都穿好。打开堂屋的大门,一股冷冽的氛围扑面而来,他醒来多了,那时才看到跟他家只隔一户住户的大伟家门前公路边站着多少人,还有一辆粉粉色的小小车,吵嚷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难道说是出了车祸?小光火速走过去想看个究竟。眼前的光景让他大吃一惊:躺在地上的竟然是脑瘫多年的大伟妈,她满是花白头发的脑袋下有一滩血迹,不远处的地上有一根自制的木料拐棍。大伟爸跪在爱人身旁哭泣不止,大伟正揪着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理论,看来那就是扰民的哥了。邻居赵小叔拿着扫把守在青色小车前。

图片 1

反应过来的小光连忙问大伟:“报警了么?打120没?”大伟强压着满腔怒火答:“都打过了,应该快到了。”中年男人一贯在分解:“我真不是明知故犯拉人的,雾太大,又这样早,什么人会想到路上有人吗,我开过来时也常有没来看人呀……”大伟无情地打断她:“别狡辩了,等警察来了您跟警察说去!我相当的妈啊,病了几年,那才好一些,可以拄着拐棍走路了,就被你撞了!”

小光安慰她说:“你别着急,接下去事还多着呢,要求自身接济就说一声……”警车和救护车“呜呜呜”地开过来了,交警急忙勘查完现场,拍照取证后,小光赶紧帮多少个医护人士一起把大伟妈抬上担架,大伟爸坐上救护车走了。大伟和中年男人也被交警带走了。

小光望先河上的血迹渐渐走进家门,他爸刚起床正端着痰盂走出屋子,看到她的手吓了一大跳:“你那是咋了?”小光讲了刚刚看到的作业,就去后院洗了手,推出摩托车,准备去工地。

小光二〇一九年25岁,初中毕业后继之村里人去广东打过几年工。那两年父母年纪大了,多少个三姐都已出嫁,母亲身体不太好,他便待在家里。农忙时在田地里给大伯拉扯,闲下来了就跟着一个远房亲属的建筑队干活,做小工的还要学习手艺。

大伟比她大两岁,他家的情景还要差不多,大伟爸从前成天喝酒打牌,大伟妈是个好强的女性,老两口五天多头吵嘴打架。三年前大伟妈气急之下得了偏瘫,一开头不太严重,就是半边人身不可能动,干不了重活,家里也没钱给她治病,就直接拖着,严重的时候根本起不来床。有时精神好点仍可以挣扎着起来拄着拐棍在门口晃两圈。大伟爸那才不再饮酒打牌了,靠侍弄着十几亩田地生活。大伟日常在县城边上一家修理厂工作,天天中午都早早起床给她岳母做好饭才出门上班。

天擦黑时,小光骑着摩托车疲惫地赶回家,到门口时他朝大伟家望了望,大门紧闭,应该是工作还并未处理完。他不知晓那种事故该怎么处理,想了想,拨通了大伟的无绳电话机。“大伟哥,现在哪些了?”大伟疲惫沙哑的嗓音传来:“我妈没了……那人得负主要义务,他不是酒驾,交警说解决办法就是劝和赔偿。”

赵三叔也走过来跟小光父亲琢磨那事:“你说能赔多少呢?听说二〇一八年旁边柳岔村的老歪令人撞了,赔了三十万啊!”小光三叔顺着话头说:“那下大伟爸有钱了,又可以喝酒打牌了,大伟呢,也就是娶不上媳妇了……”

小光刚挂上电话,听到他爸那话,没好气地说:“爸,你那说的哪些话呀!人家遇上如此惨的事情,你怎么还说风凉话呢!”他爸辩解道:“我说的是真心话嘛!不信你等着瞧吧!”小光大姨靠着床头坐着,平素在默默听着,她有痛风的病症,一发作起来就浑身骨胸口痛。那时她谈话了:“小光啊,都累了一天了,快去吃饭啊!”

第二天晌午,小光在工地一接到大伟的对讲机,便向工头请了假赶回家。大伟大妈的遗体已经送回来了,左邻右舍和邻座的亲戚朋友都赶到协助,简陋的灵堂已经搭起来了。村里的后生不多,小光被派去请道士先生,小光岳丈他们多少个中老年人已经去地里挖坟坑了。即使政党提倡火葬好多年了,但此地人照旧习惯土葬,不可以葬在顶峰,就葬到自身田里,政坛也抓耳挠腮管。

夜间,小光从邻居们的讨论中获知了那起事故调解赔偿的始末。那无事生非的中年男人是教育局的一个镇长,那天晌午去南风镇中学反省工作,早上喝多了在饭馆住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急着赶回局里开会,天刚亮,雾又大,车祸就那样暴发了。事后他确认自己负任何义务,据说她的老伴是做工作的,财大气粗,主动提议赔偿30万元,大伟爸嫌少了不容许,后来通过一番调解协议,对方承诺赔偿40万元,大伟爸才同意把内人的尸体领回家安葬。

三日闹哄哄的葬礼甘休了,大伟妈终于入土为安。大约是有了那笔赔偿金,大伟爸把葬礼张罗得相当雅观,村里很多一贯瞧不起他的人本次也没二话说了。

一个月后,村里开小卖部的田姨去县城带外甥了,大伟爸接手了他的商店兼麻将馆,做起了小首席执行官,把打牌变成了事业。大伟也在县城租下店面,开了上下一心的修理厂,雇了多少个徒弟,听说工作很好,他大约不怎么回村里了。

村民们议论纷繁,有人羡慕,有人不屑。小光大叔在饭桌上多少得意地对小光说:“看到了啊,我说过的,那也好不简单大伟妈给家里做的最终一大贡献了呢!”

小光不接她的话茬,四姨一头给他夹菜一边问他:“上次大姨给你介绍的要命姑娘如何?处的还好吧?”小光的面色立即灰暗了:“算了吧,她提议的基准大家一向做不到。”“啥条件呀?”爸妈异口同声地问道。小光为难地答:“她说必须在县城有套房子。”爸妈听完都沉吟不语了,县城的一套房屋,少说也得三四十万呀,一个刚解决温饱问题的农村家庭怎么拿得出那样多钱?小光几口扒完饭,安慰爸妈说:“仍旧算了吧,好闺女肯定还有,你们别太着急。”说完出门去了。

小光的终生大事成了家长的一块心病,准确地说,是小光妈的隐忧,他爸一直大大咧咧不爱操心那几个事。半夜三更,他四姨突然幽幽地说:“我真想像大伟妈那样啊,用自己不中用的命换到给外孙子买房子娶儿媳妇的钱。”小光四伯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拉着他的上肢说:“你可别干傻事啊,小光还年轻,等她学好手艺了还怕赚不来钱?”他岳母苦笑着说:“我……我就是念叨念叨。”她瞅着转过身又呼呼睡去的婆姨,心里暗自研讨着。

窗口刚表露一缕晨光时,小光妈便起床了。她打开门望向公路,不行,前几天并未雾。一而再几天,她出示非凡忙碌,把小光父子俩的行头都从衣橱里翻了出去,晾晒,缝补,把纽扣钉得扎实的。小光岳父说:“你是怎么回事,当心累得病又生气!”她笑笑说:“没事的。”这几天他就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把屋里屋外收拾得那一个整洁,每顿饭都端出小光爷俩最爱吃的菜。

图片 2

终于等到了,一个弥漫着灰霾的清早。一声逆耳的小车喇叭声把小光父子俩从睡梦中惊醒。小光三叔看来身边叠好的被子,就像察觉到了如何,一边光着脚往门外跑一边高声喊小光。小光愣愣地冲出门,一时间傻掉了——多少个月前在大伟门户前公路上见到的场合再度出现在前边,只是躺在血泊中的这些白发苍苍的家庭妇女,是她的姑姑。

她发疯似的扑到姨妈身上,哭喊着:“妈!妈!你醒醒啊,醒醒!”肇事驾驶员站在一旁吓得呆住了,小光叔叔冲过去揪住他就打,他从没还手,只是喃喃地说:“我按了喇叭,明明看到他站住不动我才继续开的,怎么会撞上啊……”

隔壁的左邻右舍听见声音都出来了,没过多长期,交警和救护车也都来了。小光像理想化一样,他认为现在的她成为了大伟,机械地跟着交警上了车。小光妈还没到医院就回老家了,也许完全求死的人,是救不活的。

小光向来抱着他小姨嚎啕大哭,交警那边是她伯伯去的。上午她五叔打来电话:“气死我了!你妈算是白死了!那些吃枪子儿的他妈的是个穷光蛋!撞死了人她竟然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他欠了一屁股债,巴不得坐牢……我就守在此地跟他耗着,不赔钱自己是相对不会走的……”

小光挂断了电话。他擦球后视神经炎泪,轻声对曾经蒙上白布的大姑说:“妈,我带你回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